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码登录更安全

快捷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最当地

[切换站点]

搜索
新来朋友

售楼部Mr刘15669

世外庄园

熊多义

8620

6774

Mrm

君众装饰刘工

吴国英

李金峰

张彧~187058393

赖日照

东方咖啡

棉花糖

澤勇

阿春

尚沐堂

西柚

郭鹏飞

杨金轩

王树云

陈9593

項健

三哥

隔壁家韭菜盒子

文7875

推荐主题
查看: 1595|回复: 0

♬ 是诗,也是歌

[复制链接]

70

主题

74

帖子

400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400
发表于 2017-6-27 23:47: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鸽子郭.先森 于 2017-6-27 23:54 编辑

『诗风雅韵』

afd7ac0c325236c0b48ab999ceda4377.jpg



以歌言情,尽是烂漫,唱给心上人的歌,犹有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的决绝,也有“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的动人。我愿,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倾耳听!


566ff743c25f30056ab6602bed27bd9d.jpg



《上邪》【两汉】佚名
上邪,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古典君:《上邪》为《铙歌十八曲》之一,属乐府《鼓吹曲辞》。这是一首民间情歌,直白奔放的语言是女子大胆的誓言。她指天发誓,指地为证,欲要与心上人一生到老。  
512cd05135c0fd3fbc08af045554ace4.jpg



《越人歌》【先秦】佚名
今夕何夕兮,搴舟中流。今日何日兮,得与王子同舟。蒙羞被好兮,不訾诟耻。心几烦而不绝兮,得知王子。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古典君:刘向《说苑·善说》记载:春秋时代,楚王母弟鄂君子皙泛舟游玩,摇船的越女就着桨声唱起了一首越人歌。鄂君子皙一听之下为之动容,唤人翻译成楚语,也便是这首越人歌。歌中唱出了越人对子皙的那种深沉真挚的爱恋之情。

18ba9014b66e75a7902fce882b549478.jpg



《凤求凰》【两汉】佚名
有一美人兮,见之不忘。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凤飞翱翔兮,四海求凰。无奈佳人兮,不在东墙。将琴代语兮,聊写衷肠。何日见许兮,慰我彷徨。愿言配德兮,携手相将。不得於飞兮,使我沦亡。
古典君:此诗的作者颇具争议,有人说是司马相如,也有人说是王实甫。但这是一首曲子,是无可争议的。此诗言简意深,音节流亮,感情热烈奔放而又深挚缠绵,融楚辞骚体的旖旎绵邈和汉代民歌的清新明快于一炉。

bdff0fd1e831ee006b6b260c8c120c89.jpg



《桃夭》【先秦】佚名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桃之夭夭,有蕡其实。之子于归,宜其家室。桃之夭夭,其叶蓁蓁。之子于归,宜其家人。  古典君:这是一首祝贺年青姑娘出嫁的歌。据《周礼》云:“仲春,令会男女。”当时的女子出嫁,一般是在春光灿烂、桃花盛开的时节。故诗人以桃花起兴,为新娘唱了一首赞歌。  
a8ce35304594d91ad007fb4987547368.jpg


《敕勒歌》【南北朝】佚名
敕勒川,阴山下。天似穹庐,笼盖四野。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  古典君:这是一首敕勒人民的民歌,具有北朝民歌所具有的爽朗豪放,音调雄浑,语言明白如话,开阔的境界意在歌唱草原的壮美景色和草原民族的自由自在的游牧生活。

27c1a923ed24b121bc2cb1116493a41b.jpg



《蒹葭》【先秦】佚名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蒹葭萋萋,白露未晞。所谓伊人,在水之湄。溯洄从之,道阻且跻。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坻。蒹葭采采,白露未已。所谓伊人,在水之涘。溯洄从之,道阻且右。溯游从之,宛在水中沚。  古典君:《蒹葭》选自《诗经•国风•秦风》,大约来源于2500年以前产生在秦地的一首民歌。由于时代久远内容的不可考证,历来对这首诗分歧较多。有人认为这是“爱情诗”,也有人说此诗意在“招贤”,还有人说此诗隐喻周王朝礼制。

64ba690aefc725527c08210d942d7942.jpg



《子衿》【先秦】佚名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 青青子佩,悠悠我思。纵我不往,子宁不来? 挑兮达兮,在城阙兮。一日不见,如三月兮。  古典君:《子衿》是先秦时代郑地汉族民歌。“子衿”是指男子的衣领,代指恋人。全诗采用倒叙的手法,以第一人称“我”来刻画女子的思慕之情。

8c358406288d22bc84c6907e50b60493.jpg



《采薇》【先秦】佚名
采薇采薇,薇亦作止。曰归曰归,岁亦莫止。靡室靡家,猃狁之故。不遑启居,猃狁之故。采薇采薇,薇亦柔止。曰归曰归,心亦忧止。忧心烈烈,载饥载渴。我戍未定,靡使归聘。采薇采薇,薇亦刚止。曰归曰归,岁亦阳止。王事靡盬,不遑启处。忧心孔疚,我行不来!彼尔维何?维常之华。彼路斯何?君子之车。戎车既驾,四牡业业。岂敢定居?一月三捷。驾彼四牡,四牡骙骙。君子所依,小人所腓。四牡翼翼,象弭鱼服。岂不日戒?猃狁孔棘!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行道迟迟,载渴载饥。我心伤悲,莫知我哀!
古典君:此诗是千年前一位久戍之卒,在归途中的追忆唱叹之作。不似一般读到的直白的爱慕,而言战争艰苦,回程旅途的艰辛,和对家乡的思念。此诗的感情是矛盾且复杂的。一方面是保家卫国的匹夫之责,另一方面是浓浓的怀乡之情。⊙版权声明:文章源于网络,如侵权请联系我们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